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面書留底] Walter Pitts 與 Warren McCulloch

The Man Who Tried to Redeem the World with Logic By Amanda Gefter

近來讀過最令人神傷嘅故事,而我無聽過呢個名。

Walter Pitts,1923年生於底特律一個低下階層家庭,生活環境混亂,屋企入面父親又叫佢唔好讀書出嚟做嘢。12歲時喺圖書館用三日睇完Principia Mathematica,寫信畀羅素講有咩錯,羅素叫佢去劍橋讀書,咁佢當然去唔到。三年後羅素去芝加哥大學,Pitts離家出走去芝加哥,自此無再見過 家人。

1941年18歲嘅Pitts遇到42歲嘅McCulloch,兩人都鍾意Leibniz,McCulloch嘅計劃係幫大腦建立一個計算模型(都係受 PM啟發),當時圖靈篇On Computable Numbers, with an Application to the Entscheidungsproblem先面世不過5年左右。Pitts了佢想做乜,兩人開始合作。

1943年兩人發表A Logical Calculus of Ideas Immanent in Nervous Activity,後尾提到,von Neumann寫First Draft of a Report on the EDVAC——現代電腦嘅里程碑——時只引咗一篇文,就係呢篇A Logical Calculus(篇文無提嘅係呢份嘢有爭議,EDVAC嘅設計團隊亦有貢獻但作者只有von Neumann一人)。

好快Pitts就去咗幫Norbert Wiener手,事關Wiener喺MIT開個PhD畀佢,而芝加哥大學基於規定(Pitts中學未畢業)而唔可以畀佢做研究生。

之後太長,懶得講晒,自己睇。McCulloch為咗可以再同佢合作(Pitts都掛住佢)寧願放棄教授職位同大屋都去做個research associate。而Pitts份論文係關於probabilistic three-dimensional neural networks,但因事同Wiener交惡(其實係Wiener唔再理佢),到佢得到PhD時,無簽文件,反而一把火將論文同筆記燒晒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