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唔識就話人離地,詞窮唯有靠修辭



話說湯禎兆、林綸詩再度回應本人,題為〈如何不離地去看待疫苗 ──別無視疫苗創傷〉。在〈不是洪水猛獸,是錯謬〉中,我已明言他們「不值得本人再花時間去討論種種細節」,如有回應恕不奉陪。然而看到他們的回應我覺得太好笑,想寫一下(人類是自打嘴巴的動物)。

不過有些話必須說在前頭︰我認為上一篇文章已經充分說明他們根本連最基本的東西都不懂,不論拿多少研究出來,仍會令人懷疑他們本身是否明白那些內容,抑或 只是在網上見到反疫苗的資訊便照單全收(例如連南美洲的接種率也不去查證一下)然後覆述。湯、林二人要做的不是指責我迴避問題,而是虛心從頭學起,讓人相 信他們對相關學科有基本認識,才再出來反疫苗。畢竟我不習慣跟鸚鵡討論問題,指出所有錯誤又需要不合理的篇幅,所以本人不會花時間做不必要的考證。再者我還有真正離地的事要忙,寫這篇文章主要為過癮,無頭無尾,別太苛求。

我一直反對的是「疫苗導致自閉症」這個流言,而非指所有疫苗都無條件接受。不幸的是「反對疫苗」恐怕已成為湯、林二人的身份認同,容不得挑戰,稍有質疑就被視為「撐疫苗」的人,把別人點出的事實視為意見問題(潛台詞就是「你有你意見我有我意見」的相對主義)。例如湯的面書上多次強調那不是公共討論平台(卻又是 public post),完全無視別人指出其簡單錯誤,甚至封鎖和刪除其他聲音(本人已被封鎖)。

舉個例,三月九日《蘋果日報》一篇報導標題為〈高永文:不排除疫苗有嚴重副作用〉,內文明言︰

高永文指,目前無醫學文獻證明,接種流感疫苗會引致重症肌無力症,但不排除有關可能性,當局正就個案進行調查,暫未有結論事主的症狀與疫苗有關,但強調疫苗風險一直非常低。

湯禎兆轉載時卻說「睇下高永文點講啦,D疫苗宗教狂熱分子!搞清楚科學係咩先啦..........」,明顯曲解或誤解了高永文說法(讀者可參考博客魚之樂這篇文章。)討論串中可見他的類似立場,說甚麼「你不認同也不用告之」。問題是,他的說話會影響其他人,況且封鎖反對聲音後,只從湯先生方面接收訊息的人便更難去找相反意見(我倒是每次都把他們的文章連結過去,讓讀者參考)。

說回他們的文章,今次可以見到詞窮的人只能靠修辭對應。


1. 兩人一來就指我「本末倒置」,為 Daily Mail 辯護︰

鄭說Dailymail是偽科學,一份報紙引述英國醫學會、或日本某大學的研究結果,便蒙上偽科學的罪名。要知道Dailymail不是一所研究所,只是轉述而已。

然而我說的是「《每日郵報》的科學新聞報導是出了名差,也夾雜不少偽科學」,網上版有提供連結去一個嘲諷 Daily Mail 經常輕率報導不同東西「致癌」或「降低患癌機會」的網站。轉述當然可以,問題是不準確轉述、記者缺乏相關知識、不加批判地轉述,就會導致差勁的科學新聞。同日同樣刊在《明報》上有陳電鋸的〈一場公共衛生災難之起始〉,說明了自閉症流言的來龍去脈,他更明確指出︰

我這樣寫,好像在「向報信者開炮」(Shooting the messenger) ,新聞很多時只是轉述觀點。如果轉述的觀點有錯,從Wakefield事例可見,新聞人員的未必可以準確地做守龍門的角色,而後果仍然會很嚴重。

況且我批評那一點,不僅是因為他們引用了 Daily Mail 作為消息來源,而是人家的官方網站都明確反駁了他們的論點,難道中大新傳系沒教學生查證的基本技巧?不要忘記他們上次信口開海說「沒有打預防針的南美洲,麻疹爆發潮卻最稀少」錯得離譜,只要幾分鐘就可以上網查到南美洲的接種率。為自己的老師着想,就別對人說自己是讀中大新傳吧。

2.「所學的不是根據記者得獎的數目去決定相不相信一個記者的報道」

可我也不是單憑獎項去說明 Brian Deer 可靠,點出他曾獲具公信力的獎項,僅是說明其報導並非 Daily Mail 級數。我同時指出他執導過不少醫藥的新聞、曾使一些有問題的藥物下架、以及其報導中的資料可以在 Deer 的個人網站上取得。林綸詩通通無視這些內容,意圖把我打為只相信權威的人,也許是沒有其他方法了,我很同情她。

3.「既然鄭先生喜用朋友的說話做論證」

也是同樣招數。我那句收在括號中的「在英國讀書的友人表示,《每日郵報》連報導英超轉會新聞亦無人理會」,叫做諷刺,不是論證。甚麼叫論證呢?再讀一次〈不是洪水猛獸,是錯謬〉中的五點,讀者應該明白。

而且他們對朋友的說話應該有點批判思考吧?(新傳系的訓練,不是嗎?)甚麼「只有物理是硬科學,化學、藥劑等變數甚多,且會被該科的『既定方法』框住,做成『視野失卻』」?物理學跟藥劑學當然有很多不同,但他們這樣說完全令人懷疑他們有否讀過化學(雖然讀過也不一定懂得)。

至於那位「社科朋友」說「甚至安危時,不需看數字,就算只得一個案例,已足以令人擔心,這是基本道德」,是錯誤理解「風險」這回事。假如要跟這種「基本道德」,我們可以說「空難、車禍只得一個案例已足以令人擔心」而要求禁止所有交通工具。又,假如很多人都不打 MMR 疫苗,會導致很多病例,當中仍有不少會引致嚴重併發症甚至死亡,他們在這些時候又不會說甚麼「基本道德」。再引陳電鋸的文章︰

不過數字不會騙人,根據世衛數字,單是2013年全球就有十四萬五千人死於麻疹,而這些死亡是可以預防的。每年另有十萬個孕婦因為沒有接受德國麻疹疫苗而流產或誕下畸胎。

4. 「我們針對的是知情權,『知情』後的選擇是每個人的自由抉擇。」

〈不〉的報刊版因篇幅問題刪去,但網上版明確指出︰

父母不單要尋找足夠資訊去了解,亦須具足夠知識去判斷,例如湯、林二人有很多資訊去反對疫苗,可惜無法看到當中有不少錯謬。假如以「多角度」為名迴避其論調早已被推翻的事實,就是不負責任。…… 況且疫苗不僅是為個人健康,更是對社群負責。


5. 「當鄭文還糾纏於另類療法不過屬安慰劑式的作用」

但我說的是「假如那些另類療法真的有效而非純粹安慰劑效應,便可以被科學驗證,無法獨立於科學之外」甚麼時候「糾纏」了?這一句更非文章重點,對那五點反駁完全無視,簡直是高手。


6. 「不要再離地找數據了,聽聽前線的人、父母、孩子各真正的持分者在說什麼吧。」

把要求實證稱為「離地」,是徹頭徹尾的反科學修辭,將「數字」跟「人」二分的常見伎倆。其實正因為關心人,才希望透過有效的方法去研究問題,用可靠的證據去判斷,而非容易犯錯的個人經驗。你可以質疑一些研究有問題,例如數據造假、詮釋有誤等等,我們可以再看這些質疑是否屬實(例如上次本人反駁湯林的質疑,並非說「科學不容質疑」,而是指出其誤用數據之處)。但這些質疑都應該建基於科學之上,而非說「不要找數據了」。當然,前線的醫護人員,很多時因現實條件所限,要依靠經驗處理病例。但他們的經驗同樣建基於嚴謹的醫學訓練之上,背後仍然得靠種種數據和科學理論支持。


7. 「MMR的疫苗資訊 (上網可找到,或叫醫生給你看)有列『Encephalitis』為嚴重副作用之一,即腦炎,亦是自閉其中一個成因。」

有趣的是兩人前段才寫「探訪過歐洲疫苗創傷中心的嚴浩也寫了幾年說自閉兒童要醫的不是腦,是大腸 (即Andrew Wakefield的頭半個研究發現)」。到底是大腸還是大腦?這是個典型例子,在 Wakefield 的流言被揭穿後,為了維持「MMR 導致自閉症」的信念,反疫苗的人需要轉移到其他解釋之上,甚至擴大至「所有疫苗都不可靠」。

另外,我們不能單看有甚麼副作用,同時要看其發生機率。不過我也不期望他們能掌握這些概念了。

最後列出相關文章,供讀者參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