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8日 星期二

面書留底︰The Century of the Self


The Century of the Self (2002)
Directed by Adam Curtis

  • Episode 1: Happiness Machines
    超·好·睇。講公關嘅出現,啲大企業為咗帶動消費,希望大眾為慾望(而非需要)消費,後來進而推動自由市場(以及將自由市場同民主拉上關係,對抗 羅斯福新政。更重要嘅係當權階級意識到可以將人民塑造成消費者,從而有民主之餘又唔會動搖到佢哋嘅地位。片中將納粹德國同美國並置,真係幾勁。

    所有關心民主嘅人都應該睇下,我知,講消費主義唔知點解會令人諗起資本主義嘛(明明係兩回事),但睇下而家咁 dominant 嘅意識形態點樣被塑造出嚟,先有可能反省到。

    Edward Bernays: When I came back to the United States, I decided that if you could use propaganda for war, you could certainly use it for peace. And "propaganda" got to be a bad word because of the Germans using it, so what I did was to try and find some other words so we found the words "public relations"
  • Episode 2: The Engineering of Consent

    [美式民主/反洗腦/自主公民研究]

    第一集提到嘅 Edward Bernays 當時已成為大紅人(兼好有錢)。時值冷戰,美國政府極力提防共產主義。有一批人認為需要塑造人民對共產主義嘅恐懼,作為冷戰武器之一。

    聯合水果公司一直透過獨栽者控制住瓜地馬拉,50年代社民主義者 Árbenz 當選總統(留意係民主選舉),承諾要擺脫聯合水果嘅控制。聯合水果於是揾 Bernays 幫手,於是 Bernays 將 Árbenz 塑造成受莫斯科控制嘅共產主義者、喺瓜地馬拉發動反美示威(示威者係聯合水果員工)以及設立一間假嘅獨立新聞通訊社,散佈共產主義會入侵美國嘅消息。

    就係咁佢成功以對共產主義嘅恐懼令美國人支持出兵。而 CIA 則喺背後訓練叛軍、策劃政變、扶植新嘅領袖,推翻咗 Árbenz。就係咁,美國就打倒萬惡嘅共產主義,維持偉大嘅資本主義帝國秩序,以及對瓜地馬拉嘅控制。(老老實實,真係唔係得共產主義國家先會洗腦,美帝洗得咁 subtle 咁精巧,洗到一個地步好多人都毫無防範,你提「美帝」二字講下其惡行就係五毛。)

    之後更提到 CIA 資助唔少實驗研究洗腦,都以失敗告終。喺差唔多時間,精神分析亦都開始受到質疑。
  • Episode 3: There is a Policeman Inside All Our Heads: He Must Be Destroyed

    [但市場把去死又附送兩倍優惠回贈給你]

    上集提到,Anna Freud, Edward Bernays 一派認為人類潛藏動物性以及非理性,需要社會控制住。後來呢套諗法開始受到挑戰,例如 Reich 認為相反係要釋放啲人,令佢哋表達自己。到六十年代中期大規模嘅示威爆發,示威者更加認為要反對國家、企業對人嘅控制。但當政府大力鎮壓時,佢哋開始意識到原來統治階級力量係咁強大,轉而相信要促成政治上嘅改變,首先要從個人開始。

    而呢種強調個人表達,尋求自己嘅諗法,發展成一套文化,而原有追求政治變革嘅意圖已經消失咗,啲人開始相信要快樂可以只係靠自己(而唔使理亦唔關心個社會係點)。結果就係政治(貌似)消失,生活態度抬頭。

    喺呢個時候,企業又開始「幫助」啲人「成為自己」,做咗大量調查研究幫唔同人嘅「生活態度」分類,然後針對唔同類別嘅人去宣傳產品(稱為 lifestyle marketing)。再之後,列根出場,強調唔能夠靠政府,要靠自己等,切合當時呢套諗法,選舉大勝,新自由主義上場。

    與此同時企業對消費者口味嘅研究亦都更加細緻,從而發展出針對特定群組嘅產品,畀佢哋認為可以表達自己嘅獨特。原本對抗消費主義意圖令人順從嘅一代,就被收編然後擁抱消費主義了(因為可以幫佢哋「發現自己」)。
  • Episode 4: Eight People Sipping Wine in Kettering

    最後一集,返返去英國。

    講英國工黨同美國民主黨喺新自由主義抬頭之後,輸到仆晒,然後需要改變策略。方法就係啲企業已經發展得好成熟嘅 focus group,將啲人按喜好欲望分類,再針對佢哋特定需求、恐懼去制訂政綱,而唔再係講政策理念。

    佢哋發現當時啲人對政治嘅睇法已經轉變成「我交稅你要畀著數我」嘅消費者模式,基本上承接上集所講嘅個人主義(只係靠自己已經可以得到快樂)崛起,唔再以社會地位、階級之類定義自己。去到克林頓第二次競選時,甚至提好多好細嘅政綱,就係好針對性對唔同群組嘅人。

    但工黨面對一個問題就係,啲人嘅取向可以好矛盾,因為佢哋做呢啲 focus group 時都唔係打算問政策,而係想要乜之類,而非理性主導嘅需求自然唔需要一致。

    最後講返(第一集有講)嘅 1939 年世博,Edward Bernays(幫啲大公司)策劃咗個 "Democracity",理念就係「消費者民主」,社會上每個個體嘅需求慾望都由自由市場上嘅企業去滿足。呢種民主模式連英國工黨同美國民主黨都全面擁抱(以求贏返選舉),並接受如 Bernays 所言呢種係比較好嘅民主。然而現實之中,Democracity 其實係大企業嘅 propaganda,Bernays 本人亦都唔相信民主。實際上呢種民主之中,真正決定嘅唔係消費者,而係佢哋嘅慾望、恐懼,而呢啲情緒本身就極易受操控。

    影片最尾不忘提到,企業大力支持呢種意識型態,因為咁可以製造理想嘅消費者。咁嘅情況下當我哋以為自己係自由,可以選擇政客時,其實可能只係自己慾望嘅奴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